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章

去伪求真:浅析香港暴力事件的深层原因(完整版)

时间:2019-08-08    点击: 次    来源:环旅投资移民论坛    责任编辑:张倍铭 - 小 + 大

去伪求真:浅析香港暴力事件的深层原因(完整版)


    自从今年2月15日香港特区政府保安局向立法会提交修订《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的建议以后,就持续受到了香港反对派的恶意炒作和攻击抹黑。3月15日,香港反对派组织“香港众志”多人强闯特区政府总部,企图通过暴力阻扰《逃犯条例》的修订。6月12日,香港反对派组织示威者在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周边区域阻占道路,聚众滋事,暴力冲击警方防线,迫使特区立法会原定当天中午开会审议《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法例(修订)条例草案》被迫延期。6月15日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暂缓修订《逃犯条例》后,香港反对派不但没有响应特区政府的善意坐下来就修例进行协商,而是变本加厉让游行示威上升为暴力攻击,先后暴力攻占并打砸香港立法会、围堵香港中联办大楼并污损中国国徽、暴力袭击伤害执勤警察和爱国群众、打砸抢烧制造骚乱,矛头直指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

    这次香港暴力事件的起因看似由修订《逃犯条例》引发,但背后的真正原因应该是由美英反华势力同港独分子共同策划的一次有组织、有预谋、有目的的祸港乱港暴乱,是以美国为首的反共反华势力阴谋颠覆中国共产党政权和肢解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颜色革命的重要一环。

    一、为什么说是有组织、有预谋、有目的的祸港乱港暴乱?

    这次香港特区修订《逃犯条例》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目的是弥补现有法律的漏洞,更好地同中国内地、澳门、台湾以及其它国家和地区进行司法协作,共同打击杀人、放火、强奸、抢劫等重大刑事犯罪的逃犯,可以说是彰显司法正义且利港利民的正常修法行为。如果说修例中对具体条款出现较大的分歧,也属正常现象,应该通过正当渠道表达诉求,协商讨论解决。但是,香港的极少数立法委员和反对派成员从一开始就借机滋事,把修例政治化,大肆渲染修例是为了便于内地要求香港引渡“政治犯”,向香港民众散布内地将会大规模拘捕或引渡港人的虚假信息以引起港人恐慌,煽动香港民众上街示威游行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为此,特区政府为了化解矛盾让社会尽快恢复平静决定暂缓修例,中央也对此表示支持、理解和尊重。但是香港的这些“反对派”同国际反共反华势力内外勾联,并没有因为特区政府作出了善意的让步而有所收敛,而是步步升级持续制造暴力事件搞乱香港秩序。从公开的现场视频图片和媒体报道不难发现,在一个多月来多次发生的占道堵门、暴力示威、冲击机构、扰乱交通、毁物伤人、袭击警察的过程中,参与者看似多为自发的年青人,但其背后都有训练有素的组织者、指挥者,其中不乏美国人的身影,所有暴力示威有预案、有协调,有线路、有目标,有暴徒、有掩护,有凶器配置、有遥控指挥,有法律支援、有宣传煽动,整个暴乱完全是有预谋有组织的行动。

    香港持续骚乱的事实充分证明,反对修订《逃犯条例》只是港独势力在美英等反共反华集团策划下祸港乱港的一个借口,即使没有修例发生,他们也会另找借口闹事。因为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乘中国大庆年在中国制造动乱是以美国为首的国际反共反华集团早已策划好的反共乱华阴谋的重要一环,目的是给新中国70周年大庆制造麻烦、破坏中国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为疆独、藏独、台独势力打气壮胆,从而配合美国从政治上败坏中国的大国形象,从战略上围堵中国的国际空间、从经济上打贸易战釜底抽薪,最终彻底搞乱搞垮中国。

    二、美英为什么选择在香港频繁制造事端

    据中外媒体披露,五年前香港“占中事件”发生前,香港的组织者就前往美国拜会高官和反华机构的高层,共同研讨了“占中”的行动计划、参与人物及诉求等。今年发生的修例骚乱,香港的反对派头目分别于3至7月间多次拜会了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和国会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高官和政府机构人员。可以说,香港回归祖国二十二年来,但凡香港发生风波或动乱,其身后都有美英政客或港内外反华组织的影子。美英等国长期插手中国香港事务,原因可能比较复杂,但笔者认为主要原因是如下三点:

    一是新中国成立后,美欧国家和台湾反共集团一直将香港当作反共反华的桥头堡,派驻了大量的情报机构和特工人员。香港回归前夕,港英当局对香港法律进行了别有用心的修改调整,美英等国更是在香港以合法身份潜伏了一批特情人员,并培植了不少香港本土反共分子作代理人,为香港回归中国后祸港乱港做眼布局。而中国政府对香港行使主权后为了确保香港的繁荣稳定,没有逐步对香港长期形成的殖民化进行改造,基本维持了香港回归前的原样。因此,美国等很容易鼓动香港反共反华分裂分子进行破坏捣乱。

    二是香港经历了帝国主义百年殖民统治,部分人深深烙下了殖民的印记,他们习惯于看洋人的脸色行事,从小受到反共教育,对祖国缺乏认同感。而香港回归后对青少年的去殖民化爱国主义教育的缺失,直接淡化了下一代的民族归属感和向心力。加上香港旧体制的延续使一些普通香港居民不能直接感受到回归后祖国的关爱和温暖,看不到自己在政治经济上明显的变化,必然产生失落感,因此很容易被别有用心者收买和利用。

    三是香港不同于新疆、西藏和台湾。新疆、西藏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自治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实行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制度,虽然十年前在外国敌对势力的操纵下疆独、藏独等分裂组织在国内实施过数起恐暴袭击,但均被依法平息,党的十八大以后,我党恢复了群众路线,使疆独、藏独分子日渐孤立,再难兴风作浪。台湾是内战遗留问题,美国可能会唆使台湾当局对抗大陆和平统一,但不会挑动台湾岛内暴乱,如果台湾闹独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必将武力收复,美台玩不起。而香港已经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在香港如果出现内乱首先应该由香港特区政府依法解决,中央政府一般不会轻易平乱。因此,美英等支持或策划在香港搞暴乱、闹分裂代价最小,机会最大,容易浑水摸鱼,起到示范作用。

    三、三十多年来美国从没放弃颠覆肢解中国的图谋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的重大战略决策,四十余年来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GDP跃居世界第二,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成绩巨大,这充分证明中国实行改革开放是正确的决策。但是,在改革开放的具体实践中,有一段时期在指导思想上出现了偏差,原因就在于极少数的资改派公知精英利用他们窃取的话语权,把社会主义自我完善的改革篡改成了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全面否定,把同世界各国开展正常经贸往来和先进科技文化交流的对外开放变成了单方接轨西方的一切和唯美国马首是瞻。在这些公知精英的主导下,凡讲改革必学美国,凡提开放首推美欧,把美国搞成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改革开放事业的主导者和教师爷,从而在中国一定范围内产生了美国是中国共产党的战略伙伴,是中国崛起的救世主的“共识”。这种颠倒黑白的忽悠给中国带来了致命的误导。

    美国是一个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通过对外侵略扩张,尤其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大发战争横财,使综合国力大增,二战后确立了世界超级大国的霸主地位。出于维护霸权和金融资本家利益的需要,美国的政党和政客们从骨子里是反对共产主义运动的,因此他们视世界上所有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为美国最大的敌人,从二战结束后,就确立了联合西方国家武装围堵、经济封锁和和平演变社会主义国家的反共战略,形成了由美国为首的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同以苏联为首的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两个阶级阵营的冷战格局。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阵营被和平演变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反共集团把战略重心转向中国,并确立了颠覆和肢解中国的两大战略措施:一是从中国内部入手颠覆中国。美国等打着欢迎、支持和帮助中国改革开放的幌子,在中国党政和知识界寻找、收买、培植和平演变代理人,在中国内地和香港物色、训练、资助颜色革命第五纵队和恐怖组织,企图从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打开缺口,内外结合改变中国的改革路径,让中国重蹈苏联亡党亡国的覆辙;二是从国际空间上围堵中国。美国三十多年来绞尽脑汁地离间中国同传统友好国家的正常关系,颠覆亲华国家政权以孤立中国,教唆中国周边国家挑战中国的核心利益,对台军售公开支持台湾拒统渐独,在中国周边邻国布署先进武器或反导系统形成对中国的战略包围,插手南海争议侵犯中国主权,支持中国的分裂恐怖势力策划颜色革命,通过贸易战扼制中国经济和对外贸易等等。总之,美国针对中国的各种布局和每次出手都是围绕一个战略目的——颠覆中国共产党的政权、肢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把美国对中国的每一次挑衅理解成是某些具体人的孤立行为而单纯被动应对,是十分有害的。

    美国要独霸全球,就必须分裂中国,要分裂中国,就必须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因为美国知道,在当今中国只有共产党有能力领导统一的中国,中国共产党一旦垮台,中国出现权力真空必然导致四分五裂。因此,美国近三十年来针对中国的优先战略就是千方百计让中国共产党垮台。美国致力于推动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就是企图在中国推行多党制让共产党下台;美国在中国培植反对派势力,就是企图通过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政权;美国敦促中国全面开放,就是要中国彻底放开市场让美国控制中国金融和经济架空共产党的领导;美国同中国打贸易战,就是通过控制核心技术摧毁中国经济打击共产党的权威;美国至今不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就是逼迫中国彻底放弃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制度融入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即使美国主动同中国建立经济合作伙伴关系,也是为了从中国获得更多经济利益,掏空中国资源,让十四亿中国人养活三亿多美国人,如果美国自认为便宜占少了,或者无理要求没有达到,就会往中国的核心利益上捅刀子,作为逼中国作出让步的谈判筹码,让国内外对中国共产党的能力产生失望,从而损毁共产党的形象和声誉。美国这一系列组合拳不但搞垮过苏联,而且在中国也获得过部分成功。

    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认清了美国的反共反华本质,进行了系列纠偏,一是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筑牢党的执政基础;二是严肃党纪、惩治贪腐,纯洁党的队伍;三是创新“一带一路”,组建“亚投行”,开启了对外开放的新格局;四是整军习武,更新装备,提高打赢现代化战争的综合能力;五是加强党的领导,巩固马列阵地,坚决反击国内外敌对势力的进攻;六是精准扶贫,推进共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七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续开展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党中央的七项改革新举措加强了党的领导,凝聚了全国民心,冲破了贸易壁垒,巩固了执政基础,使以美国为首的敌对势力策划在中国内地进行和平演变或颜色革命的阴谋遭到可耻的失败。为此,美国欲从军事上挽回败局又苦于尚未摆脱战败的阴影,只能妄想在经济上通过扩大贸易战削弱中国的经济实力,在政治上通过在实行资本主义制度的中国香港搞暴乱达到乱中的目的。

    香港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既是中国政府对香港和世界作出的公开承诺,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重要原则。实践证明,“一国两制”这一体制创新是完全正确的,它有利于在中国中央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内地和香港充分发挥各自的制度优势,互相取长补短,共进双赢。但是,由于受内地新自由主义公知和香港反对派的干扰和误导,导致香港回归后在具体实施中出现了偏差,比如说香港继续资本主义制度,结果连殖民制度也基本保留。又比如只强调香港暂不开展共产主义宣传,却连体现中华民族认同的爱国主义教育也一并放弃。再比如为了维持香港繁荣稳定,单纯关注资本利益而忽略了多数港人的利益等。这些策略上的失误无形中催生了新的矛盾和问题,这方面笔者在五年前所写的《去伪求真:香港“占中”事件给我们的启示》一文中已作分析(文章附后),在此不再复述。笔者最后谨向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区政府建议,处理香港事务应该确立如下原则:一是支持香港继续发展资本主义,但要坚决反对各种分裂主义;二是香港应该巩固全球自由贸易港地位,但绝不允许外国势力对香港输入颜色革命变成反华基地;三是香港可以不搞意识形态宣传,但必须进行去殖民化爱国主义教育;四是允许香港各阶层向中央政府撒娇反映诉求,但决不接受港独势力撒泼暴力乱港。

    香港骚乱仍在持续,还有可能升级,只有认清骚乱本质,斩断幕后魔手,方能治本断根。

     去伪求真

    2019-08-03

 

附:去伪求真:香港“占中”事件给我们的启示

(本文原载人民网强国社区深入讨论版块)

    当中国媒体沉湎于“国庆”黄金周全民出游,拉动经济的梦幻之中时,香港的“占中”事件正在步步升级。据新华网香港10月4日电(记者颜昊)3日下午至4日凌晨,“占中”与反“占中”的支持者发生冲突,情况混乱,有市民在冲突中受伤。香港特区政府4日表示,3日在旺角发生“占中”参与者和反“占中”人士冲突,警方已经逮捕19名涉嫌打架和斗殴者,特区政府对于发生冲突的暴力行为予以严厉谴责。

    此次“占中”事件,虽然与香港日趋严重的贫富分化有关(尼基系数0.44),但更主要的是香港的一些反共富绅们在西方反华势力的支持下操纵的一次祸港乱港非法集会,其目的就是要争夺香港的领导权。事件发生后,其幕后的西方鬼影已经显现,近日西方媒体连篇累牍、直言不讳地将“占中”事件称作“颜色革命”的香港版——“雨伞革命”。这不能不引起中国政府和人民的高度警惕。

    中国政府在审慎处置“占中”事件的同时,更应重拳打击祸港乱港的幕后黑手,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并通过这一事件举一反三,对过去的相关政策进行认真反思和改革。

    香港回归祖国,实行一国两制,香港继续资本主义制度,中央政府保证其“长期的繁荣稳定”,且五十年不变,是邓小平对香港回归的公开承诺。97香港回归后,中央政府给予了香港很大的政策倾斜,但这种政策倾斜主要惠及香港富豪阶层,而香港的普通贫民阶层并没有感受到祖国的多少温暖。这种嫌贫爱富有失公平的政策倾斜,必然加深贫富分化,导致香港民众的离心离德,近几年出现的香港民众排斥大陆游客的种种表现就是一种明显信号。

    香港“占中”事件的一线参与者大都是普通学生或民众,但其幕后组织指挥者却是深受中央政府恩惠的香港极少数有欧美背景的豪绅或组织。这种现象在中国前一个时期并非孤例,新疆、西藏发生的一些分裂事件参与者,甚至暴恐案件作案者大多是普通贫民,但其幕后的民族分裂恐怖组织头子却是曾经被政府倚重的权贵们,疆独组织“世维会”头子热比娅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这应该是不争的事实。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原因其实很明了,改革开放以后,我党工作重心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几乎成了经济工作的出发点,谁先富,政府就服务谁、依靠谁,并为其暴富从政策上倾斜、政治上优待、经济上扶持、法律上保护,甚至少数地方政府充当了先富们的保镖或打手。而普通工农群众随着集体经济的解体而下岗失业、自谋生路,他们在万般无奈之下只能选择给日渐壮大的“民营企业”或“三资企业”打工出卖苦力,委身新生资本家求生存,谁给薪水就跟谁走、就服从谁。加上党的群众路线和政治思想工作等优良传统的丢失和全社会道德体制的坍塌,人为制造了众多被公知斥责为“不明真相”的群众。党的十八大布署开展的自上而下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是恢复党的群众路线优良传统,缓解党群矛盾的正确之举,但在基层具体教育实践中,各地方党政机关部门安排的群众教育联系点80%以上都是当地知名私营企业,把我党依靠群众、服务群众变成了依靠资本、服务私企,这让百姓如何信任并依靠党和政府?怎样明白“真象”?其结果只能把广大劳动群众推向权贵资本家一边。

    唤醒民众、组织工农、依靠群众、服务人民是我党由弱到强走向胜利的法宝,可是这一传家宝现在却被我党丢掉了,反被敌对势力所用,这一政策上的失误所造成的后果是严重的。可以说,港独、疆独、藏独以及内地突发的恶性群体事件无不是这一严重后果的具体表现。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中国过去一切革命斗争成效甚少,其基本原因就是因为不能团结真正的朋友,以攻击真正的敌人。革命党是群众的向导,在革命中未有革命党领错了路而革命不失败的。我们的革命要有不领错路的把握,不可不团结我们真正的朋友,以攻击我们的敌人。”这是毛泽东同志1925年所著《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的著名论断。按照《决议》精神应该是毛泽东在正确时期纠正党内错误思想所提出的有关中国革命的正确指导原则,我党没有任何理由不继承和发扬。

    毛泽东时代为什么没有这么多的民族矛盾、社会对立?因为哪时侯我党正确把握了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这一立场问题,依靠、信赖、服务的对象是最广大的劳动人民,对反党反人民的敌对势力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对小资产阶级或少数民族的宗教贵族实行既团结又斗争的改造政策,使他们想反抗由于得不到民众支持而势单力薄只能老老实实接受思想改造。而现在,这些新老权贵企业主成了各级政府的座上宾,狐假虎威有了号召力,而他们从骨子里是仇视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所以他们在享受改革红利的同时会利用一切机会收买或忽悠无奈而投靠他们的普通民众,为他们阴谋推翻共产党政权充当马前卒。香港“占中”事件就是香港的一些有美欧背景的豪绅们在境外敌对势力的支持下,一边吃着中央政府的红利,一边唆使香港穷苦百姓与中央政府斗,制造社会混乱,其目的是趁乱争夺香港领导权,把香港从中国分裂出去。

    最广大人民群众是社会稳定的基础,无产阶级不争取民众服务人民,资产阶级必然会去腐蚀拉拢,如果一旦资本集团控制了经济、争得了民心,就夺取了社会主导权,他们必然会推翻共产党的领导、分裂肢解社会主义中国,这是其阶级本性所决定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在共产党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依靠富豪搞私有化制造贫富差距只能造成大权旁落、政局不稳、社会动荡,直至亡党亡国。

    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只有坚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和人民民主专政相结合,才能巩固中国共产党的执党地位,确保社会主义中国江山永固、繁荣昌盛!

     去伪求真

    2014-10-05

上一篇:不限量套餐取消:运营商的生存逻辑

下一篇:数百位香港市民来到尖沙咀天星码头升国旗唱国歌

环旅汇  | 罗马尼亚护照  | 巴哈马护照  | 马绍尔护照  | 美国护照  | 加拿大护照  | 法国护照  | 荷兰护照  | 济州岛护照  | 荷兰岛护照
希腊护照  | 圣基茨护照  | 西班牙护照  | 匈牙利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英国护照  | 欧盟护照  | 拉脱维亚护照  | 香港护照  | 新加坡护照
澳大利亚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斯洛文尼亚护照  | 格林纳达护照  | 安提瓜护照  | 多米尼克护照  | 洪都拉斯护照  | 危马基地护照
哥斯达尼加护照  | 葡萄牙护照办理  | 塞浦路斯护照  | 阿尔巴尼亚护照 法国护照  法国护照办理  圣基茨护照  圣基茨护照办理  格林纳达护照
沪ICP备09032576号 |  地址:环旅因私出入境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  电话:400-8803-888  |   护照办理 免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