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欧美护照 > 文章

澳洲发布报告:背包客和留学生或被欠薪10亿澳元

时间:2018-11-05    点击: 次    来源:环旅投资移民论坛    责任编辑:张倍铭 - 小 + 大

澳洲发布报告:背包客和留学生或被欠薪10亿澳元

 

 

澳洲网刊文称,报告指出,澳大利亚的背包客、留学生正遭到剥削,被拖欠工资总数或超过10亿澳元。然而,只有不到1/10采取行动追回欠薪。此外,超过一半的人并没有获得被拖欠的工资。

文章摘编如下:

遭欠薪移民工不到1/10讨薪

当地时间1029日,澳大利亚发布了一项针对临时签证持有者的大型调查报告—《沉默的工资盗窃》(Wage Theft in Silence)。

据报道,在调查了来自107个国家的4300多名受访者,并首次利用针对临时签证持有者的大规模全澳调查数据之后,该报告指出,临时签证持有者在澳大利亚劳动力市场中所占比例高达11%

而在2017年发布的数据显示,大多数临时工被拖欠工资。近一半受访者时薪不超过15澳元,1/3时薪不超过12澳元。其中,园艺和农活是收入最低的行业。而澳大利亚法定最低时薪为18.93澳元。

然而,即使临时移民工知道自己的工资遭到拖欠,也只有不到1/10采取行动追回欠薪。

对此,青年旅社经理Peter Manziere透露:“大概80%的人(临时工)在农场里有过糟糕的经历。有雇主只付给他们5澳元的时薪。”

对许多人来说,寻求赔偿是无用的。数据显示,每100名被拖欠工资者中,只有3名向公平工作专员求助,而这是为需要解决拖欠工资问题的移民工提供帮助的主要渠道。超过一半的人并没有获得被拖欠的工资。

数据显示,采取讨薪行动的主要障碍包括:不了解采取行动的方式(42%)、不了解所涉及的努力(35%)、对移民后果的恐惧(25%),以及对失业的恐惧(22%)。

据报道,新报告的结论描述了一个“破损系统”(broken system),该系统允许雇主剥削背包客、留学生和其他临时移民,而这些人几乎没有真实途径来追回被剥削的工资。

德国背包客求助遭解雇

近日,有媒体采访了两名受到剥削的背包客。

当打工度假者、来自法国的Rodolphe Lafont意识到,他在维州农场采摘水果的时薪只有5澳元后,和许多打工者一样,Rodolphe Lafont并没有(为维权)做许多事情。

他向媒体透露:“我是一个背包客,不想请律师。这很困难,需要很长时间。”

相比之下,在新州的一个农场,持续数周的恶劣生活条件让德国背包客Jannik Lasschlott向公平工作专员寻求帮助,而这却让他丢掉工作。

Jannik Lasschlott说:“(雇主)第二天就解雇了大概7人。包括我在内的这几个人都向公平工作专员求助过。”

Rodolphe LafontJannik Lasschlott总结了许多澳大利亚临时劳工的工作现实,大多数人都不愿去追讨欠薪,而采取过追薪行动的人经常认为不值得那么做。

应加强移民保障措施

 

对此,新南威尔士大学高级法律讲师、报告合著者Bassina Farbenblum表示:“很明显,澳大利亚现在有一个庞大、沉默的底层阶级,那就是成千上万名被拖欠工资的移民工。未经领取的工资总数可能超过10亿澳元。”

此外,Redfern法律中心的就业律师Sharmilla Bargon说,他们所接触的留学生们,经常在权衡,追回工资是否会危及花费了30万澳元的学位。“他们必须权衡学位和追讨5000澳元欠薪之间的关系。”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报告称,澳大利亚“迫切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以解决剥削的主要驱动因素。

报告建议,改善针对临时移民工的支持服务和加强移民保障措施,包括设立防火墙,以阻止公平工作专员与澳大利亚联邦民政部分享有关签证违规的信息。

上一篇:不敢回国?美H-1B签证持有者频繁遭背景审查

下一篇:塞浦路斯_全球护照

环旅汇  | 罗马尼亚护照  | 巴哈马护照  | 马绍尔护照  | 美国护照  | 加拿大护照  | 法国护照  | 荷兰护照  | 济州岛护照  | 荷兰岛护照
希腊护照  | 圣基茨护照  | 西班牙护照  | 匈牙利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英国护照  | 欧盟护照  | 拉脱维亚护照  | 香港护照  | 新加坡护照
澳大利亚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斯洛文尼亚护照  | 格林纳达护照  | 安提瓜护照  | 多米尼克护照  | 洪都拉斯护照  | 危马基地护照
哥斯达尼加护照  | 葡萄牙护照办理  | 塞浦路斯护照  | 阿尔巴尼亚护照
沪ICP备09032576号 |  地址:环旅因私出入境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  电话:400-8803-888  |   护照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