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名校游学 > 文章

在日华人妈妈谈育儿经:如何送娃进名校东京大学

时间:2018-10-08    点击: 次    来源:环旅投资移民论坛    责任编辑:张倍铭 - 小 + 大

在日华人妈妈谈育儿经:如何送娃进名校东京大学

 

中国侨网929日电 据日本《东方新报》微信公众号报道,东京大学作为日本最高学术殿堂和七所旧帝国大学之首,其在全球都享有极高的声誉。作为在日本的中国人,想升入东京大学,除了自身学习成绩优异以外,还要与世界各国以及日本本土的优秀学生同台竞争,难度可想而知。

日本《东方新报》记者采访了三位华人“东大妈妈”,分享一下她们的育儿经。

寓教于乐 跟孩子做朋友

陈妈妈有两个儿子,在日本已经生活14年了,现在是一名全职主妇。在陈妈妈的悉心照料下,长子在上完开成中学后,顺利考入东京大学工学部,而次子也就读于早稻田大学附属中学。陈妈妈的丈夫本硕博都在西安交通大学,而陈妈妈是本硕也都在西安交通大学完成。丈夫博士毕业后到荷兰的大学去做博士后研究两年,随后丈夫被请到日本工作,两年后又被公司派驻美国。一家人在美国生活了4年多,而在孩子9岁半时全家又因爸爸工作调动再次移居到了日本。

由于丈夫工作调动,2002年至2006年全家曾在美国定居,大儿子便在美国接受了小学教育。陈妈妈说,美国小学的就读经历给孩子的英语以及数学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回日本后成为巨大优势。陈妈妈很注重兴趣培养,让儿子什么都学一些,钢琴、小提琴之类的乐器也不落下。由于大儿子小小年纪表现出的天分,当时美国的老师建议她给大儿子测一测智商。测试结果显示孩子非常有潜力,于是小学负责人让他学科跳级学习,甚至还请来博士做一对一的辅导。回日本后,大儿子进入日本小学学习,之后顺利考上了“东大的摇篮”开成中学,之后考入东京大学,日前已顺利考取东京大学大学院。而当时在美国出生的小儿子目前就读早稻田附属中学,曾参加日本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并进入决赛。

在交流育儿经验时,陈妈妈反复提到寓教于乐。在经验交流中她这么写道:“如何让孩子在学习中体会到快乐,是考验父母智慧的事。孩子早期教育时,多陪孩子玩,在玩乐中可以学到很多知识。孩子对学习会慢慢感兴趣,至少不会抵触,学到的知识会增强孩子的信心,从而更加喜欢学习,这是一个良性循环。”在陈妈妈家,最不缺的就是各种新发售的游戏设备。爸爸周末有空时还会陪孩子们一起玩,游戏成为了一种亲子沟通的渠道。

在座谈会中不少东大妈妈提到儿子成长中的逆反心理,但是陈妈妈的两个孩子都没有经历过叛逆期。她希望自己的孩子能有创造性思维和自己的思想,不愿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孩子身上。按照常人思维来看,兄弟俩都很有天赋,哥哥进了东大,弟弟似乎理所当然地也应该朝东大努力,但是陈妈妈也没有浓重的东大情结。目前在早稻田中学就读的弟弟,热衷编程,也有了自己的圈子,以后有很大几率会进入早大,“只要他开心就好了”。从小到大,陈妈妈很重视跟孩子的平等交流,听取他们的意见。她说,跟孩子最理想的关系是朋友。

两位东大才子的妈妈眼里的育儿心经:自信才是孩子们最大的武器

乍一眼看与日本的年轻家庭主妇无二的黄妈妈,不仅和蔼可亲而且谈吐十分幽默,提到儿子时眼里总是充满了自豪感。黄妈妈在日本生活已经29年了,在中国的大学毕业后来到日本,丈夫也是中国人,就职于日本贸易会社从事汽车配件贸易。黄妈妈先后5年养育了2个儿子,在她的精心教育下,儿子全部进入了东京大学,大儿子目前是硕士在读2年级,读的是复杂理工学专业,二儿子则是大学工学部1年级学生。相差5岁的兄弟俩性格也是截然相反:一个勤勉型,另一个则属于天才型。

及时的鼓励与支持

大儿子初二下半学期才到日本学习时,课业知识的掌握情况达不到进入日本顶尖名校的水准,当然入塾进顶级班就变得玄乎。黄妈妈因此决定暂缓入塾,以免因盲目入塾而让其儿丧失自信和学习动力,在征得大儿子同意后,选择了先在家里特攻、迎头赶上,然后再进塾的方式。功夫不负有心人,3个月后,大儿子凭着优异的成绩成功进入了塾的顶级班,又在半年时间内,取得了每次都进入全国模拟考试前100名的好成绩。

在赴日短短的1年后,大儿子又以优异成绩考取了日本的2所顶尖高中-筑波大学附属驹場高校(简称:筑驹。高中部仅招40)和开成高校(高中部仅招100)。在筑驹的3年里,大儿子凭着自己的勤奋,确保了高三时稳稳的好成绩,每次全国东大模拟考试成绩都进入前百位。

而二儿子是属于得过且过型的人,只要他自认为已达到合格线,他就不想继续努力了。这种孩子往往又有相当强的自尊心,经历一次失败往往会丧失自信,自暴自弃。当二儿子在没有考取理想的初中时,黄妈妈又及时告诉他:这只是人生的一个小台阶,关键是看谁能保持最后冲刺的实力。

做鸡头不做凤尾

与其踮着脚挤进一所好学校,不如稳步进一所适合自己的学校。“没考取开成虽然对孩子是个打击,但进入海城他似乎会更自信,更能舒展自己的身姿奔跑”,黄妈妈如实说。小儿子在进入初中后,开始不做学校的作业,高一时学校把妈妈叫至学校。妈妈虽然着急,但是明白叛逆期的孩子不可以强求,于是对孩子和盘托出了与老师的谈话内容,让他自行收敛。当了解到孩子(认为学校作业太简单)不做作业的理由后,就选择了能刺激他的惰性,激发他奋力竞争环境的塾。在征得孩子同意后,作出了上塾补强的决定:一方面比起家里的环境,周围孩子们都在努力学习的氛围能更好的促使他学习;另一方面,利用他很强的自负心,和遇到强手时的竞争意识,刺激他的学习欲望。

创造最佳的环境

除了在背后支持这两个孩子,黄妈妈为了给孩子创造一个学习的环境也是用心良苦。黄妈妈在俩兄弟小的时候就有意识地一直在电视里播放英语的动画片。“即使他们似乎没有认真在看,也一定会耳濡目染铭刻脑海里。”在大儿子读小学1年级时,为了让他学习中文,黄妈妈便单身一人带着二个孩子回到上海,这一呆就是8年。为了不让孩子在中国期间疏忽日语,又坚持在家里铸造起一个小的语言环境:对话只限日语。而在社会这个大环境下,孩子们的中文水平也稳步提升。

循序渐进正确引导,让孩子从不热心学习到升入东京大学

周妈妈(化名)在日本一所国立大学研究生毕业后,就一直留在日本生活工作,丈夫在日本IT行业至今,现今一转眼已过去27年了,她的儿子从小个性非常强,自己决定的事情别人再怎么说,也很难改变,除非自己认可了才有所改变,这在周妈妈从小带孩子、教育孩子的过程中,就很明显的感受到了。而周妈妈的儿子从不爱学习,到被老师“忽悠”到“东大班”,期间的坎坷与转变让周妈妈感慨道:对于青春期反抗强烈的孩子家长不能失望,而是要充满信心,耐心等待,候机教育,将那股能量顺势转化成学习的动力。

引导孩子逐渐认识大学生活

与大多数孩子家长一样,周妈妈希望孩子考入好中学。因为只有进入这样的中学,将来考上好大学的把握才大。在筛选中学的过程中,虽然也参观了开城等几所都内名校的文化节,但是孩子虽然有兴趣,却是“感觉不对”,也就因为这样,最终还是选择了距离家近的浅野中学,这个学校的宗旨是让学生轻松愉快地学习,不做难题名曰“各站停车”。一开始就向家长明确表示中学六年学习期间“不需要去私塾”,掌握好学校的课程就足够应试。

周妈妈的孩子因为学习不用心成绩总在150名开外,有段时间甚至掉到年级最后。焦虑中的周妈妈曾说服儿子去私塾学习过2个月,之后儿子便因“课程无聊”为由拒绝再去了。为了能让孩子对大学有所向往,增加学习动力,周妈妈特意介绍了朋友的孩子来自己家做辅导,由于对方就读著名的东京工业大学,加上自己孩子对物理、计算机很有兴趣,两个人非常谈得来,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周妈妈的孩子对东京工业大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班主任力荐进入“东大班”

 

高二时,儿子的班级换了一位班主任。这位老师对于如何与这些聪明爱玩的孩子打交道,拥有一种独特的交流方法,颇受同学欢迎。高三时,班主任将这几个平时不爱学习但是有潜力的男生一起推荐到了以考取东大为唯一目的的“东大班”。进入东大班之前,班主任与家长们进行了交流,由于周妈妈的丈夫知道横滨国立大学的电子情报专业比较强,所以觉得自己的孩子能够考进去也很不错。班主任对周妈妈表示,那个学校他现在的程度不用准备就可以考进去,还是把目标定高一点。然后对孩子说,“你天天在咱们这儿玩有什么好玩的,大学才好玩,你要是考试掉了,不是玩不上好玩的,损失一年吗?”在班主任的力荐下,周妈妈的孩子进入了“东大班”。

临近考试的日子,周妈妈的孩子没有像日本家庭的一般做法去参加社会上流行的大学考试临场体验,也没有报考私立学校作为预备,认为那些是无用功,浪费时间。虽然家长内心紧张不安,但是还是不干涉孩子的计划,鼓励他冲刺。最终,周妈妈的孩子顺利考入了唯一的报考志愿——东京大学工学系。(李沐航)

上一篇:美欲赢下量子信息人才战:量子科学从小学教起

下一篇:调查显示:近一成美国青少年使用电子烟抽大麻

环旅汇  | 罗马尼亚护照  | 巴哈马护照  | 马绍尔护照  | 美国护照  | 加拿大护照  | 法国护照  | 荷兰护照  | 济州岛护照  | 荷兰岛护照
希腊护照  | 圣基茨护照  | 西班牙护照  | 匈牙利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英国护照  | 欧盟护照  | 拉脱维亚护照  | 香港护照  | 新加坡护照
澳大利亚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斯洛文尼亚护照  | 格林纳达护照  | 安提瓜护照  | 多米尼克护照  | 洪都拉斯护照  | 危马基地护照
哥斯达尼加护照  | 葡萄牙护照办理  | 塞浦路斯护照  | 阿尔巴尼亚护照
沪ICP备09032576号 |  地址:环旅因私出入境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  电话:400-8803-888  |   护照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