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名校游学 > 文章

巴黎留学生活 体会“文化盛宴”

时间:2018-09-13    点击: 次    来源:环旅投资移民论坛    责任编辑:张倍铭 - 小 + 大

留学生自述:巴黎留学生活 体会“文化盛宴”

 

美国作家海明威曾在巴黎生活了5年,他在《流动的盛宴》中写道:“如果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无论你今后一生中去到哪里,它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时隔大半个世纪后,海明威的“盛宴”早已消失,而他描述的巴黎仍让人无比熟悉、亲切。

留学生自述:巴黎留学生活 体会“文化盛宴”

我曾在巴黎生活6年,硕士就读于巴黎第一大学。它位于塞纳河畔拉丁区,前身是巴黎索邦神学院,创建于13世纪。法国影星苏菲·玛索曾在上世纪80年代末主演的《心动的感觉》中中充满巴黎大学外狭长的古道,先贤祠旁宏伟肃静的圣日内维耶图书馆,和热闹非凡的咖啡馆。数十载后,当我置身其中,仍然能感受到影片中的浪漫。在电影中,学生进入答辩考场,站在一排神情严肃的考官面前,因紧张而内心崩溃,头脑一片空白,回答问题时语无伦次,这也是巴黎大学的的另一面。

在巴黎,硕士课程几乎没有指定教科书,取而代之的是长长的参考书单,需要学生一本一本购买或借阅,是个漫长又有趣的过程。书单一般包括专业领域内不同流派的代表作,甚至包括两三百年前的经典论著。在巴黎的课堂,最重要的功课不是学习知识,而是学习思考问题的方法。

在巴黎的课堂,气氛最活跃的是做专题演讲。每堂课会留出一些时间,让学生就某个主题做小演讲和讨论。当我看着一位白发苍苍的知名教授放下权威,像学生一样坐在课桌旁,认真倾听同学的生涩演讲时,我体会到平等的真谛。课堂演讲的意义不仅是让学生表达观点,更是要大家学会倾听。无论老师还是学生,课堂上每个人都有发言的权利,也必须耐心倾听别人的言论。

图书馆是课堂的延伸,我最常光顾的是学校附近的圣日内维耶图书馆。该建筑始建于6世纪,原为国王修建的教堂。12世纪时,这里成为修道院藏书之地,并在之后的几百年里逐步发展为国家图书馆。目前,圣日内维耶图书馆收藏的书籍有200万册左右,其中包括许多罕见珍稀的欧洲史料。馆内大约有800个座位,几乎每天都“一座难求”,门口总有等待入内的长队。

在巴黎上学,如果没碰到过司机罢工、学生罢课,可能会有点“小遗憾”,那是极具法国特色的“社会大狂欢”。我在研究生第二年时,先是遇到巴黎地铁、巴士司机揭开罢工序幕,导致城市交通系统瘫痪数天,紧接着学生工会为反对扩大大学自治权而组织罢课,直接波及几乎所有公立大学的学生,大家连续几周不断收到学校取消上课的通知。难得有一天的课没被取消,我带着一丝兴奋出了家门。那天没有地铁,平时甚少乘坐的公共汽车成为我的救命稻草,平时只需20分钟的路程花了一个半小时。历经千辛万苦抵达学校,我看到平时出入的索邦路两个大门都紧紧关闭,旁边的索邦广场还有百余学生高呼口号示威,不远处则是大批手拿盾牌的宪兵。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开启的门,门口七八个警卫把守,在经过安全检查重重关卡后才到达教室。

 

巴黎的魅力不仅来自其独特浓郁的法兰西历史文化积淀,更在于其深入骨髓的包容气质。在巴黎,所有的标新立异都有存在的意义,在这里生活过的人,总有一股想要释放内心、追逐理想的冲动。朋友里的“留法派”,似乎是最天马行空、最不“循规蹈矩”的一个群体。一名毕业后入职法国国企的上海朋友,毅然放下令人羡慕的“铁饭碗”,考入法国赫赫有名的香水学院学习,毕业后在上海成立工作室,推广法国艺术。另一名毕业于著名工程师学院的理科朋友,回国后却选择在大学教法语,成为中法文化交流的使者。因为巴黎,我们更加热爱生活,无论一生去到哪里,巴黎气质都已悄无声息地潜入我们的意识深处。

 

上一篇:英国会议员呼吁调查内政部对待外国留学生方式

下一篇:加拿大警方提醒学生慎防诈骗陷阱

环旅汇  | 罗马尼亚护照  | 巴哈马护照  | 马绍尔护照  | 美国护照  | 加拿大护照  | 法国护照  | 荷兰护照  | 济州岛护照  | 荷兰岛护照
希腊护照  | 圣基茨护照  | 西班牙护照  | 匈牙利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英国护照  | 欧盟护照  | 拉脱维亚护照  | 香港护照  | 新加坡护照
澳大利亚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斯洛文尼亚护照  | 格林纳达护照  | 安提瓜护照  | 多米尼克护照  | 洪都拉斯护照  | 危马基地护照
哥斯达尼加护照  | 葡萄牙护照办理  | 塞浦路斯护照  | 阿尔巴尼亚护照
沪ICP备09032576号 |  地址:环旅因私出入境服务股份有限公司  |  电话:400-8803-888  |   护照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