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华人生活 > 文章

坚强的中国母亲:为孩子移民,就是救孩子的命!

时间:2018-05-28    点击: 次    来源:环旅投资移民论坛    责任编辑:张倍铭 - 小 + 大

我有一个儿子,他是“来自星星的孩子”——患有自闭症和严重的癫痫。为了治疗他的病情,我们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从一个小康之家直接跌入社会最底层。

为儿子花光积蓄,移民加拿大

令我难以接受的是,因为儿子的特殊,他经常被其他小孩子欺负,打他、耻笑他、把虫子和沙子塞进他的后背……而他完全没有还手能力,只会哭,每次看到他被欺负哭了,我也忍不住抱着他哭。因为替儿子打抱不平,我把所有的邻居都得罪了,他们都跟孩子说,见到我这个疯女人,要离远一点。

可是,我不可能这样保护儿子一辈子,有一天我们老了、死了,留他一个人在世上,谁来保护他呢?政府对我们这样的家庭的关心和投入等于零,任我们自生自灭。万般无奈之下,我们选择了出国谋生。那一年,我们卖掉房子来到多伦多,后路已断,前途未卜,当时的心境,真的和赴死一样悲壮。

死,太容易了。为了儿子,我必须拿出比去死要多千百倍的勇气。若不是早就做好了这样的心理准备,我真不知道该如何熬过后面艰难的移民生活。

我必须找到工作

这个家,在头一年差点就完了。那一年加拿大的工作真是难找啊,别说找一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就是去做“累脖工”都没有门路。“累脖工”这个名词我也是到了加拿大才知道的,意思是一直低着头干活,脖子又酸又累的工作。不过我们都早已学会了在困境中生存,学会了让步、忍耐。硬是撑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时光,让一个处于绝境的家庭活了下来。

老公先一个人打了头阵,在多伦多找好了房子。为了省钱,我没让老公来接我们,我一个人带着儿子过海关。结果儿子在海关到处跑,我急哭了。幸好移民官看到我们的情况后让我过了,这才开始了我们的移民生活。

就在我的新鲜劲还没过,还在为加拿大蓝天白云、好山好水感到欢喜的时候,病魔竟然把手伸向了我。头疼、咳嗽,整个人难受得连话都不想说。当时真想回国啊,可我知道我来这的目的是什么,咬着牙,这一关也挺了过来。

俗话说,坐吃山空。只有经历过那种日子一天天过,银子一天天少的人才知道这四个字的滋味。我们必须找到工作,给家里开源。我和老公开始认真分析形势,老公有学历、英文还行,但发出去的简历都没有回音。而我既不懂英文又没有学历,在加拿大就等于是一个“聋哑人”,因此我必须先去找一个“累脖工”的工作,减轻家里负担,好让老公安心找一份专业工作。

当时我带着水和面包,沿街挨个询问工厂招不招工。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一家制衣厂收留了我。得到这份工作的那一刻我哭了,既是高兴也是难过,但不管怎样,我算是有了一份工可以挣钱养家了。  

头一天上工,回到家里我的手和脚都痛得不能动,怕老公难过,我没跟他说,等他睡着了我一个人蒙起头暗自流泪。即使这样,看在每月能赚一千多加币,勉强可以维持生活,我也坚持了下来。只要老公找到专业工作,就好了,当时我只有这样安慰自己。

可是半年的日子过去了,老公那边的工作还是八字没一撇。他的心态也产生了变化,平静的心开始烦躁不安,很容易发脾气。再加上我们有个特殊的儿子,经常大吼大叫,大哭大闹,有时大小便弄到身上床上。我呢又累又委屈脾气也不好,这样一来我和老公开始吵架,而且越吵越多,声音越来越大。我是个要求不高的人,不怕过苦日子就怕吵架,怕精神创伤。  

那段时间我的心比加拿大的寒冬还冷,看不到一点光明和希望。但儿子是无辜的,是我把他带到这个世界,我有责任同他一起闯难关,而不是毁灭或抛弃他。看着无助的老公,我也很理解,一个大男人顶不起这个家,内心该是如何煎熬?

以前在国内他可是这个家的顶梁柱,有着体面的工作,现在这种状况,老公的心情能好吗?再加上儿子的病情,一向乐观的他竟然也跟我说好累好累,想跳楼算了。可以说我们这样的家庭,心里的承受能力必须比普通家庭要大很多,才能坚持下去。

那时不能说谁对谁错,我们都很脆弱,敏感,无助,无奈,一点小事都会引发争吵,我们都控制不了自己。我也曾想过离婚,但毕竟我们相爱过,而且儿子不能缺少父母亲任何一方。

挽救家庭新计划

为了挽救这个家,我们开始坐下来沟通,开诚布公地谈了各自的想法,经过无数次的努力,吵架谈判吵架谈判反反复复把很多问题摆在面前,我们终于为我们这个家庭的未来,做出了如下规划:

1,老公不能呆在家里,先找全职累脖工边做边找专业工,不然他呆在家里真的会疯掉。

2,如果老公永远找不到专业工,只有累脖工怎么办?老公也愿意接受现实,我更可以接受,在加拿大我们只要都有一份工,无伦是专业工还是累脖工生活都没问题,做累脖工一样可以买房买车。人家买大房好车,我们就买小房便宜的车一样过日子。

3,对儿子我们必须保持最大的耐心,多看他的优点,不对儿子发脾气,当然这点做起来很难很难,我们必须慢慢做到。

4,我们尽力不吵架,如果心里不快,即使吵架也不说伤害对方的话。

5,无论我们今后做什么工都必须向前,向更好的方向努力,一定要早日有自己的房子和车子。

6,双方都不能做不负责任的傻事。 

我们的努力终有了成效,大家心境好了很多,平静了很多,我们的家算是保住了。如果当初我们不冷静地沟通,不重新做一些规划,不想到自己对这个家的责任,我们的家已经完了,可能是一场大悲剧。

既然目标已经明确了,老公就开始寻找全职的累脖工工作了。我还记得他找到第一份全职工作时打电话给我,很激动地说:“老婆,我找到工作了,可以养家了,你可以不要去上班,太辛苦了。”我开心地哭了,尽管我知道,他的这份工作赚的钱还不足以让我不工作,但他的那份心意很感动我。我们都感到很开心,也很少吵架,我们两个都很努力向着我们的目标前进。

老公后来又找到一份累脖工是晚班,于是他白天作一份part time的工,晚上作一份full time的工。我周一至周五作一份full time的工,周六、周日做一份part time的工,我们家开始看到了光明和希望。而老公一边工作有时间就发简历找专业工,我们并没有感到做累脖工很委曲,因为我们都很忙没时间悲哀,只看到每月的银子我们不担心日子过不去。我们也开始存钱,为我们第一次在加拿大买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其实工作不分贵贱高低,关键是自己的心态,做什么工无关紧要,只要自己努力了,紧要的是对得起自己和家人。  

加拿大是我们的天堂

再说我的儿子,我们真的很感谢加拿大,要不是加拿大政府和社会对残障人士的关心和帮助,我们很难度过这个难关的。我儿子刚来时在正常班上课,他静不下来影响课堂教学,教育局和学校为儿子专门安排了一助教one on one陪伴儿子上课下课。一年后儿子进了特殊班学习,有专门的校车接送,我们不花一分钱。

政府对这类孩子的家庭有经济援助,一是根据家庭收入补助一定的钱为小孩买一些生活必需品,二是不看家庭收入政府直接补助一些钱请人照顾小孩以便父母工作,还可以将小孩送到专门机构,那儿有人负责照看孩子。 

我儿子的病全世界都不能治,因此随着年龄长大他的情况越来越糟,最严重的是04-05年,他每天大嚎大叫,无论白天晚上无论下雪下雨他都跑到外边不回家,而且他根本不知方向和回家的路,加上他根本不会看交通灯,有几次差点被车撞死,因此我们只有跟随他在风雪中整晚不回家,他也失踪过几次。我们家打911可能是新移民中最多的,一个月打1-3次。每次在警察和朋友邻居的帮助下都很快把儿子找回来。我从内心对警察和我的朋友,邻居深表感谢! 

有一次我儿子又失踪了,警察,学校,我们和朋友们都很紧张,到处寻找,结果在失踪了8个小时后终于把他找回来,这种完善的社会福利让我们从心里感动。  

我儿子因病住过两次医院,一次是多伦多病童医院,条件和服务是一流的,据说多伦多病童医院是北美最好的病童医院。另一次是North York总医院的青少年精神健康中心,那条件是相当的好,每个病孩一间病房,还有教室,运动室和专职老师给病孩上课。每个小孩有3个专业人员照顾,我儿子有一个特别护士,一个心理辅导员,一个老师,其它如医师等,他们对病孩从医疗到生活照顾十分周到,我们一点不操心不花钱,我们从内心感激加拿大完善的医疗和福利制度。  

我想会有人骂我们是来占加拿大的便宜,我承认这点,我们没得选择,我们也工作交税,作为纳税人,这是政府给予社会弱势群体的福利。我也希望有个健康聪明能干的儿子,我们是多羡慕你们有正常小孩。加拿大政府和社区给我们很大帮助,对我们家来说加拿大就是天堂。

 

上一篇:环旅汇-全球空气质量排名,加拿大排第四!你猜中国第几?

下一篇:环旅出国教你在加拿大买车!

环旅汇  | 罗马尼亚护照  | 巴哈马护照  | 马绍尔护照  | 美国护照  | 加拿大护照  | 法国护照  | 荷兰护照  | 济州岛护照  | 荷兰岛护照
希腊护照  | 圣基茨护照  | 西班牙护照  | 匈牙利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英国护照  | 欧盟护照  | 拉脱维亚护照  | 香港护照  | 新加坡护照
澳大利亚护照  | 保加利亚护照  | 斯洛文尼亚护照  | 格林纳达护照  | 安提瓜护照  | 多米尼克护照  | 洪都拉斯护照  | 危马基地护照
哥斯达尼加护照  | 葡萄牙护照办理  | 塞浦路斯护照  | 阿尔巴尼亚护照
沪ICP备09032576号 |  地址:环旅投资移民顾问有限公司、环旅国际旅行社  |  电话:400-8803-888  |   护照办理